338 3ea
校园秋色

编者按:秋高气爽,天高云阔,寒意渐浓,夜凉如水,安徽建筑大学的秋意,却充满了期盼。

桂花时常脆弱的令人揪心。一场大雨,满树争俏,初阳下空气里都是甜蜜蜜的欢腾,再来一场雨,风卷着叶,雨带着花,不过一夜,便落了好几层,一叠一叠的蜷伏在褪色的落叶里。


还好,曾来过,就无需难过。“如何让你遇见我,在我最美丽的时刻,为这,我已在佛前,求了五百年,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。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,长在你必经的路旁,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,朵朵都是我前世的期盼”


南方的十月初,银杏正在褪去青涩。到了十一月,银杏却早早开始脱落。或许见惯了北食堂前一年四季的变换,易海旁的那一排银杏来的悄然,走的也略显得绝然。

也许这个冬天,会忍受黑夜的长,冰雪的寒,疾风暴雨的暴虐,请依然相信,待阳春三月,春暖花开,万物复苏,树下俏皮的凤尾会为你自豪。


潜伏的秋意,叶叶交错里毫不客气的散着秋天的骄傲。


微末的凉风,天空依旧蓝的一塌糊涂,易海里有你的印记。


“嗨,你好”,“嗨,真巧”。看来,今年的银杏又发疯似的开始争色 fd8 了!


也许,这就是秋色吧,合肥的秋,总来的莫名其妙,走的也莫名其妙。


午后的阳光带着慵懒的味道。轻轻叶落,吻着暗红色的砖,不知哪位仙使路过,会动花落成泥当碾作尘的恻隐之心。





是谁说秋天都是慌里慌张的过去的?九月桥的光影惬意地叙说求学的时光。


叠影里的秋天呐,清醒时,入木三分,迷糊时,泛着光晕,羡煞旁人。


瓜熟蒂落。秋风走过几次,带走了多少不为人知的青涩,每一帧的回首,都是对生命全部日子的虔诚触碰。


颤抖的落叶,擦肩而过的等待,此去经年,一别,又是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摄影:大学生记者团;审稿:胡雯)

 

 

 

安徽建筑大学 校友总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-2010 All Right Reserved

联系地址: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紫云路安徽建筑大学校友会

0